推進原材料工業智能制造實現流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

滑鼠墊
悠遊卡套
L型資料夾
L夾
滑鼠墊

中國工業報記者 孟凡君
  
  流程制造業主要包括石油、化工、鋼鐵、有色、建材等基礎原材料工業,是我國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和實體經濟發展的根基,也是制造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先行領域和綠色發展的主戰場。全國兩會上,全國政協委員、九三學社上海市委會副主委、華東理工大學副校長錢鋒指出,進入新時代,新技術、新業態的發展和新理念的轉變,為實現原材料工業的智能制造帶來瞭契機。要抓住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發展的機遇,搶占原材料工業制造過程智能化的高地,通過智能化實現“並跑”“領跑”,從而引領流程制造業發展,這對全面促進我國制造業提質增效、高質量轉型發展至關重要。
  錢鋒介紹,經過數十年發展,我國流程制造業,尤其是原材料工業的工藝、設備總體與國外類同,並不落後。但行業總體效能與國際先進水平有一定的差距,主要表現在:產品結構性過剩情況依然嚴重;管理和營銷等決策系統缺乏知識型工作自動化;資源與能源利用率不高;高端制造(裝備、工藝、產品)水平亟待提高;安全環保壓力大。我國流程制造業經濟體量龐大,資源能源消耗巨大,如2016年我國原材料工業行業主營收入占全國規模工業主營收入的28%,能耗占全國規模工業總能耗的70%左右。
  錢鋒認為,近年來,我國原材料工業大力推進轉型升級和結構調整,但在資源、能源、環境約束下的整體創新水平不高,高端產品嚴重依賴進口,智能制造關鍵技術研發投入不夠,轉型發展任務艱巨。原材料工業正處於新舊動能迭代更替的過程,其生產制造現狀與存在的主要問題如下:一是供應鏈采購與裝置運行特性關聯度不高,產業鏈分佈與市場需求存在不匹配,知識型工作自動化水平低,缺乏快速和主動響應市場變化的自動化決策機制。二是資源和廢棄資源綜合利用率不高,精細化優化控制水平一般,面向高端制造的工藝流程構效分析與認知能力不足,缺乏虛擬制造技術。三是多介質、多品位能源需要進一步深度利用,安全和環保日益受重視,但高危化學品、廢水、廢氣、廢固的全生命周期足跡缺乏監控與溯源,安全和環保風險大。四是物料屬性和加工過程的部分關鍵參量無法快速獲取,大數據、物聯網、雲計算等技術在物流監控、優化運行中的應用才剛開始起步,迫切需要廣域信息的靈敏感知與有效集成。
  錢鋒指出,圍繞“中國制造2025”,國傢相關部門推出瞭系列智能制造的計劃和項目,但主要針對的是離散制造業,對以原材料工業為主的流程制造業涉及不多。與離散制造業相比,流程制造業,尤其是原材料工業包含復雜的物質轉化過程,不僅原料屬性成分多變、難測,加工過程難以數字化,難以實現虛擬制造,而且制造過程各局部環節最優不等於整體運行性能最優,其整體全局最優是一個多目標動態沖突的優化命題。
  因此,我國原材料工業亟須通過建立國傢創新平臺和項目,應用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,從生產、管理以及營銷全流程優化出發,推進我國原材料工業以高效化、綠色化為目標的智能制造,實現流程制造業的高質量轉型發展。不僅要實現制造過程的裝備智能化,而且制造流程、操作模式、供應鏈管理也需自適應智能優化。

source:http://www.cinn.cn/yclgy/201803/t20180322_173900.html

推進原材料工業智能制造實現流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

中國工業報記者 孟凡君
  
  流程制造業主要包括石油、化工、鋼鐵、有色、建材等基礎原材料工業,是我國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和實體經濟發展的根基,也是制造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先行領域和綠色發展的主戰場。全國兩會上,全國政協委員、九三學社上海市委會副主委、華東理工大學副校長錢鋒指出,進入新時代,新技術、新業態的發展和新理念的轉變,為實現原材料工業的智能制造帶來瞭契機。要抓住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發展的機遇,搶占原材料工業制造過程智能化的高地,通過智能化實現“並跑”“領跑”,從而引領流程制造業發展,這對全面促進我國制造業提質增效、高質量轉型發展至關重要。
  錢鋒介紹,經過數十年發展,我國流程制造業,尤其是原材料工業的工藝、設備總體與國外類同,並不落後。但行業總體效能與國際先進水平有一定的差距,主要表現在:產品結構性過剩情況依然嚴重;管理和營銷等決策系統缺乏知識型工作自動化;資源與能源利用率不玻璃隔熱紙高;高端制造(裝備、工藝、產品)水平亟待提高;安全環保壓力大。我國流程制造業經濟體量龐大,資源能源消耗巨大,如2016年我國原材料工業行業主營收入占全國規模工業主營收入的28%,能耗占全國規模工業總能耗的70%左右。
  錢鋒認為,近年來,我國原材料工業大力推進轉型升級和結構調整,但在資源、能源、環境約束下的整體創新水平不高,高端產品嚴重依賴進口,智能制造關鍵技術研發投入不夠,轉型發展任務艱巨。原材料工業正處於新舊動能迭代更替的過程,其生產制造現狀與存在的主要問題如下:一是供應鏈采購與裝置運行特性關聯度不高,產業鏈分佈與市場需求存在不匹配,知識型工作自動化水平低,缺乏快速和主動響應市場變化的自動化決策機制。二是資源和廢棄資源綜合利用率不高,精細化優化控制水平一般,面向高端制造的工藝流程構效分析與認知能力不足,缺乏虛擬制造技術。三是多介質、多品位能源需要進一步深度利用,安全和環保日益受重視,但高危化學品、廢水、廢氣、廢固的全生命周期足跡缺乏監控與溯源Embossed carrier tape,安全和環保風險大。四是物料屬性和加工過程的部分關鍵參量無法快速獲取,大數據、物聯網、雲計算等技術在物流監控、優化運行中的應用才剛開始起步,迫切需要廣域信息的靈敏感知與有效集成。
  錢鋒指出,圍繞“中國制造2025”,國傢相關部門推出瞭系列智能制造的計劃和項目,但主要針對的是離散制造業,對以原材料工業為主的流程制造業涉及不多。與離散制造業相比,流程制造業,尤其是原材料工業包含復雜的物質轉化過程,不僅原料屬性成分多變、難測,加工過程難以數字化,難以實現虛擬制造,而且制造過程各局部環節最優不等於整體運行性能最優,其整體全局最優是一個多目標動態沖突的優化命題。
  因此,我國原材料工業亟須通過建立國傢創新平臺和項目,應用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,從生產、管理以及營銷全流程優化出發,推進我國原材料工業以高效化、綠色化為目標的智能制造,實現流程制造業的高質量轉型發展。不僅要實現制造過程的裝備智能化,而且制造流程、操作模式、供應鏈管理也需自適應智能優化。Carrier Tape Forming Machine

參考資料:http://www.cinn.cn/yclgy/201803/t20180322_173900.html